????此话一出,四周顿时激起了一片不小的议论声,林家和萧处等人都变了脸色,就连凌鄀也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????天医阁甚少在世人面前走动,更不曾听闻与哪家交好,这么些年了也没见他们看重谁,怎么今日突然提起凌侯府了?

????凌鄀眨了眨眼,起身道:“凌鄀先代爷爷谢过少阁主了。”

????白慕染勾起唇角道:“凌侯爷一身风骨在东祁也是远近闻名,我虽没亲眼见过,却听家父说起过,心中不由得敬佩,若有空闲定会上门拜访。”

????众人闻言面面相觑,凌侯府已经败落多年,少阁主今日一番话是想要扶持凌侯府吗?

????一时间众人心中各有心思,他们大多都存着看热闹的意思,可这些年里各大世家多多少少都折辱过凌侯府,若凌侯府真有了天医阁的扶持,那他们的日子不就完了吗?

????华灼静静地打量着这些人的神情,心中也大概猜出了他们的想法,不由得皱起了眉看向白慕染,天医阁若真有心扶持凌侯府,这些年又怎会一直没有动静,若无意扶持,今日说这番话又是何意?

????“少阁主许久没回东祁,此次回来不知要住多久?”皇帝小心翼翼地问了句。

????“我已经让人将天医林收拾好了,此次会住得久一些,怎么?皇上很在意我的动向吗?”白慕染意味不明地看向身边的皇帝。

????皇帝闻言心中一顿,急忙笑了两声:“少阁主游历四朝多年,想必辛苦,既然回到了东祁,朕自然要好好招待才是。”

????“这就不必麻烦皇上了,今日宫中宴会已经能看出皇帝的诚意,我懂,天医阁也懂。”

????白慕染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酒盏,清淡的酒香缠绕上他的指尖,皇帝费这么大的周章不过是想拉拢天医阁,估摸着是被雪鹰宗压迫久了,企图另寻依靠罢了,呵~真是打了个好算盘啊。

????皇帝见状也不好再多问,歌舞还在继续,其它世家中人都想要在白慕染面前表现一番,一有机会便上前交谈,然而白慕染的神色一直淡淡的,脸上虽挂着笑意,可那双清冷的眼神让人不由得背后发寒,久了他们也不敢再上前了。

????宫中的宴会持续了半日便散了,各大世家的人纷纷离了宫,华灼跟在凌鄀身后走到了凌侯府的马车前,本想立刻出宫,谁知才刚走上去便听见了马车架松动的声音,华灼猛地皱起了眉,一把将凌鄀拉了下来。

????瞬间,原本安好的马车散了架,凌鄀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反应不过来,他们这儿的声响不小,周围的人都投来了目光,不禁露出了一副看热闹的嘴脸。

????“哟,如今凌侯府都已经败落成这样了吗?连个好点的马车都用不起?凌小少爷,好歹也是进宫,怎么能这样寒酸呢,瞧你的马车散成什么样了。”

????林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凌鄀皱起了眉,不用回头也知道定是林家和雪鹰宗的几个人。

????华灼冷眼扫向损坏的马车,很显然是有人故意将它弄坏了,至于究竟是谁干的,显而易见。

????“林墨,你最好管好你家的狗,整日放出来咬人也不怕丢了林家的脸。”凌鄀怒声道,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。

????林墨闻言黑了脸,道:“凌鄀你太放肆了!林迢怎么样也是我林家的人!凌侯府的教养就这么不堪吗!”

????“我怎么着了?我指名道姓说林迢了吗?我说的是林家的狗,林迢是狗吗?”

????“你——”

????“你敢辱骂我!今日我就要给你点颜色看看!”林迢被当众羞辱,顿时脸气得通红,狠狠地瞪着凌鄀,迅速抽出长剑便刺向了对方。

????凌鄀心中一惊,没能躲闪开,就在林迢的剑马上要刺中他的身体时,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凌鄀怔住,瞬间睁大了眼。

????“发财!你没事吧?”

????只见华灼站在凌鄀面前,右手死死握住剑身,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掌滴落下来,林迢愣了一瞬,随后冷哼了一声抽回长剑。

????“我当你口齿伶俐有多厉害呢,到头来还不是要靠一个下人保护,真是丢了凌侯府的脸,废物一个。”林迢冷笑道。

????凌鄀皱着眉并没有看他,而是取出帕子帮华灼包扎好伤口,华灼危险地眯起双眼,冰冷的目光扫向眼前的人,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华灼便移动到了林迢面前,右脚一抬,林迢的身体瞬间飞出去老远。

????四周看热闹的人瞬间怔住了,就连凌鄀也没反应过来,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向华灼,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下人居然敢对林家人动手?这小子不要命了吧?

????“你!你个低贱的东西竟敢踢我!来人啊,给我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抓起来乱棍打死!”林迢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,腹部传来剧痛,好像身上的骨头被踢断了一般。

????“我看谁敢动他!”凌鄀冷声道。

????“凌鄀,你的下人胆大包天敢对林家人动手,你以为你护得住他吗?”林墨沉着脸说着,林迢虽是旁系,却也是林家的人,他被一个下人打伤,传出去丢的是他们林家的脸。

????华灼眼神阴沉地抬头,道:“你若有这个本事便来试试。”

????“你说什么!”

????林墨大怒,这个下人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,居然如此的嚣张,他们林家何时被这样轻视过!

????华灼冷笑了一声,没再看林墨,而是径直走到了林迢面前:“凌鄀是侯府独子,你一个世家旁系敢对他刀剑相向,究竟是我胆大包天还是林迢不知礼数?”

????“我呸!什么侯府独子,不过是个落魄的废物罢了!我就算对他刀剑相向又怎么样,我可是林家的人!林家有雪鹰宗,就算是皇室也要给几分薄面,他凌侯府算什么东西!”

????林迢骂得很大声,显然是被踢得怒急了,顿时周围不少人都围了过来,华灼冷冷地看着他,嘴角勾起了一抹笑,不等众人反应,她冲上去对准林迢的腹部又是一脚。

????这一次,林迢彻底被踢飞摔在了墙上,嘴角冒出了一丝猩红,众人瞪大了眼睛大气不敢出一声,林迢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肚子,他方才分明听见了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,现在想要站起来是不可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