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苏珩盯着他,眸色突然深沉,这么说来,他给他打那个电话,根本就是多余?

????不管他打不打,这事总会出,他自己来设计不就好了?

????白夜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笑道:“这事,我还真是有一点点的份。”

????他不过是使了个小手段,让工人师傅们加快进程,那么大的楼,材料劣质,迟早会撑不住,只要上面的重量尽快加上去,坍塌的速度就会进一步加快。

????白夜盯着他,脸上笑容更深:“难得看见你还能有这样不甘的时候,苏珩,你就是太好强了,这次,就当我是帮了你一个小忙不成么?”

????苏珩拿起眼前的茶盏抿了一口:“在山里这么久,我当你真的会通灵,有了特异功能。”

????白夜挑眉:“说不定哪天就真有了呢?这儿风水好,吸收天地灵气,要不,你搬来跟我一块住?正好这里空房间多,你想住哪儿随便挑,住我那间也行,我给你腾地方。”

????苏珩看他一眼:“风水好,当初这破庙能人迹寥落?”

????“这不是后来遇到我了么?”

????苏珩懒得跟他多说,起身就要走,白夜叫住他,从房间里拿出了他最近新做的茶叶:“明目养胃的,拿回去喝。”

????苏珩也不客气,拿了就要走,白夜见他眉宇之间始终拧着一个小疙瘩,不由多问了一句:“怎么,还有棘手的事不好解决?跟我说说,说不定我能帮上你呢?”

????苏珩看他一眼:“算了,你帮不上。”

????他往前走两步,又折回身,诚恳的给他提意见:“你在这儿开个算姻缘的摊儿,说不定还真的能香火鼎盛。”

????毕竟,有感情困扰的人,占绝大多数,而且,一般年轻人比较信奉这些。

????“你在为感情困扰,对不对?”

????白夜一针见血,看出了他的困扰。

????苏珩愣了片刻,转身就要走,白夜拉住他:“我最擅长处理感情问题,来,快跟我说说,又看上哪家姑娘了?”

????凭着苏珩的外在条件还有雄厚的家底儿支撑,是哪家姑娘这么厉害,还能保持定力,不答应他?

????苏珩不说,白夜就越是好奇,最后,直接吩咐常年跟他待在这里的佣人,叫他出去把大门锁了,没有他的允许,绝对不能开门。

????“反正你不说,今天是出不了我这门了。”

????苏珩脸色微沉,念在他在苏氏的事情里帮忙的份上,才没跟他翻脸。

????他坐在那里,本来是想跟白夜耗一会儿就走,后来,实在是架不住白夜连珠炮似的追问,还有那一脸八卦的样子,他扛不住,松了口:“这人,你知道。”

????白夜一愣:“我知道?”

????他仔细想想,从跟苏珩认识到现在,他虽然混迹在各种场合,但有一种地方从来不去,私下里,玩的好的哥们儿都在嘲笑他是不是个正常的男人,居然连最起码的男人必去的地方都不去。

????苏珩对他们的怀疑和嘲笑从来都是不置可否,只有白夜知道,他心里有个白月光,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,纯情又长情,不管是身心,都只有她一个人。

????那次,苏珩喝醉,从他嘴里轻轻吐出了一个名字,仿佛含在舌尖,舍不得说出,可是又实在憋不住,在他唇齿之间打了几个弯弯绕绕,终于落入自己的耳朵——

????青溪。

????有时候,白夜甚至会怀疑,大概就是因为自己知道苏珩这个秘密,所以,才会跟自己一直保持联系,以至于,把之前在一起玩的那些朋友都一一屏蔽,再也没有联系。

????想起这些,白夜小心翼翼的问:“青溪?”

????苏珩没说话,只是微微颔首。

????白夜彻底惊了,在这个年代,在这个繁华的世界,苏珩居然还是当年那个纯情男人。

????他甚至都有些被感动。

????只是,如果他没记错,那个叫青溪的,似乎是他堂弟苏明远的老婆,虽然,最近好像是离婚了,但把堂弟的老婆娶回家来,是不是有点……

????白夜试探着说了几句,苏珩不屑道:“我从来不在乎那些。”

????他喜欢的,只是青溪,是她那个人,跟她的家人,她的婚姻史,还有所有的一切都没关系。

????他只要她。

????苏珩这份深情,连白夜都连连感慨:“能遇上你这样的男人,也是她的福气,怎么就不同意呢?我要是个女人,我都想嫁给你了。”

????苏珩没有出声,他的视线看向高远的山角,秋天,层林尽染,红色和黄色交错着,渲染着秋天的炫丽,良久,他才淡淡吐出一句:“可能,她在乎吧。”

????他不在乎,可他没法要求,青溪同样也不在乎。

????更何况,在很久以前,他对她做的事,也并不光彩,而那件事,是他心底里藏了更久的秘密,是谁也不知道,也谁都触碰过的地方。

????白夜见他这样,也有些感慨,静默着坐了一会儿,白夜一拍桌子:“我有办法。”

????苏珩眼神落在他身上: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

????“女人么,就算再个性,再不同,她也是女人,只要是女人,就肯定逃不过死缠烂打,死缠烂打不行,就霸道一点,把她拴在自己身边,时间长了,她也看不见别的男人,看见的男人,也就只有你,还愁她不跟你?”

????苏珩看他一眼,眼神里含着浓浓不屑。

????事实上,这个方法他一直在用,这么长时间了,一点效果都没有。

????苏珩不打算听他在这儿瞎扯,拍拍门就要他的人给开门,白夜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:“或者,你把她给……这样生米煮成熟饭,不就……你说是吧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指望着和尚给他指点感情问题,他大概也是疯了。

????苏珩盯着他:“开不开门?不开门我砸了。”

????白夜见他是来真格的,急忙跟外头的佣人吩咐:“开门,苏珩要走了,帮我送送他。”

????门吱呀一声,苏珩走出几步,白夜还是不死心,在他身后开口:“苏珩,说真的,你试试我说的办法,我觉得百试百灵,肯定没问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