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你妈昨晚就不开始不舒服了,原以为是老毛病……”

????娄杰锋懊恼的把头埋进掌心:“一直到今天中午,她咳血的时候,我才发现问题严重。”

????罗艳荣是无辣不欢的人,年轻的时候没怎么保养,年纪轻轻就得了胃溃疡。

????医生不止一次的交代过,以后膳食上要注意,不能再让创伤面积扩大。

????昨晚罗艳荣背着所有人吃了一整盘的辣子鸡,到了后半夜,胃病发作,可她宁愿吃药也不要上医院。

????“今天到医院检查,医生说她胃癌。”

????医生给出两个方案,第一,保守治疗,在不做手术的前提下,用药物控制住癌细胞。

????但这个方法治标不治本,万一压制不住,很有可能转为胃癌晚期。

????其次是做手术,切掉癌变的胃。

????不过从此以后,罗艳荣在半年之内只能吃流食,而且绝对不能有丝毫腥辣,伤口感染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????姜小米在律师的搀扶下,风风火火的赶来,听说罗艳荣是胃癌,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。

????病房里,罗艳荣手臂上插着细管子,五六个吊瓶挂在铁杆子上,看见大家进来,罗艳荣连忙用没有插管子的手冲他们打招呼。

????“哎呀,小米也来了。”看见她,罗艳荣一双眼睛璀璨的好似能看出八心八箭。

????姜小米一度怀疑医院弄错了,老太婆精神奕奕的样子,哪里像得了胃癌,最多胃胀气吧。

????娄天钦走到床的另一旁,目光沉痛:“爸爸说你不肯做手术,是因为怕疼吗?”

????罗艳荣撇嘴:“我不是怕疼,我是不怕死。”

????所有人:“……”

????娄杰锋激动的上前,一把握住妻子的手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什么死不死的,你死了我怎么办?”

????罗艳荣拽兮兮的看向丈夫:“我死了,你们父子两个不就清净了?反正一个个都不省心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????娄杰锋:“……不是,我哪里让你不省心了?”

????从结婚到现在,她无论想干什么,他都尽力满足,哪怕是再过分的要求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。所以,这个锅他坚决不背。

????罗艳荣咬了咬唇,突然指向娄天钦:“要不是你,我怎么会生出这种货色!”

????娄杰锋:“……”

????姜小米几乎快被憋出内伤了,在外面被人当祖宗一样供着的男人在母亲眼里居然变成了‘这种货色’。

????“这场手术您必须做。”娄天钦道。

????刚才跟医生沟通了一下,如果现在做的话,成功率还是很高的,只不过后期饮食方面需要多注意,如果继续拖的话,成功率只会越来越低,意味着风险也在增大。

????罗艳荣白了他一眼:“不想做。”

????“妈!”

????“我现在什么都不想,就想死,你们让我死好了,反正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。”罗艳荣一把推开他,表情跟抗日女英雄似的,横眉冷对。

????娄杰锋给儿子递了个眼神:“走,我们出去抽根烟。”

????娄天钦被母亲的固执弄得有些无可奈何,也许烟草能缓解一下,于是点点头,跟随父亲一同出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