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屋顶上的人显然没有想到自己方才踏上这片土地,就被别人发现了。

????“来者何人?”孟若卿站在屋顶之上,望着那一身黑衣的男子,眸中是春寒料峭之色。

????该办的事情没有完成,反而被人发现了踪迹,那人心中有些慌乱,想要撤退,却发现已然来不及了,因为在他身后,纪府的人已经包围了上来。

????“谁给你的胆子,居然敢夜闯将军府!不想活了?”纪若轩在孟若卿的对面,挡住了那黑衣人的退路。

????黑衣人警惕的往侧边退去,寻找着安然撤退的可能性,可是纪将军府的人,早已将四面八方的退路尽数堵住,他已经退无可退。

????就在众人警惕的时候,那人忽然出手了,那黑衣人身子在空中旋转而过,凌冽风声中,刀光剑影闪过,血光乍现。

????那黑色的身影从屋顶上掉落,跌在地上,将周围的雪染红,纪若轩匆匆跑到孟若卿的身旁:“若卿,你没事吧?”

????“没事。”孟若卿冷峻的脸色缓和下来,转过身来,朝着纪若轩微微笑了起来。

????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听到孟若卿这样说,纪若轩悬着的心也跟着落到了地上。

????两个人从屋顶上下来,朝着那地上的黑衣人走去,那人显然是死士,身上并无半点可证明身份的东西。

????纪若轩朝后摆了摆手,立刻便有人上来,将那死人拖下去了,纪若轩则走到孟若卿的身旁问道:“这人会是什么人?”

????“想要对付我的无非就这么几个,随便猜猜就是了。”孟若卿冷笑了一声,道:“那个女人还在大牢里关着?”

????“宁远侯倒是在四处找人想办法,只是九王爷亲自送到牢里去的人,谁也不敢妄动,是以一直没成功。”纪若轩点点头,道。

????“我想去见见她。”孟若卿往屋里走了几步,忽然转过身来,朝着纪若轩说道。

????“好。”纪若轩说了声好,然后跟着孟若卿进了屋。

????次日晚上,孟若卿便去了大牢,才几日不见,牢中的女人已经不成人样了,面上全是可怖的水泡。

????见到孟若卿,那女人跟疯了一样冲上来,表情异常狰狞:“孟若卿!孟若卿,都是你害的,你害得!”

????“若不是你处心积虑想要弄死我,我何至于这样对你?”孟若卿在牢房门前站定:“从一开始,你就不该针对我!”

????“可你害死了我孩儿,孟若卿,我与你不死不休!”宁远侯夫人冷冷的盯着孟若卿,道。

????“我不妨告诉你,你身上所中之毒,只剩下半个月,若是没有解药,后果会如何,想必你自己也很清楚。”孟若卿忽然笑了起来。

????“那又如何?孟若卿,我死了,也要拉你做垫背,咱们走着瞧!”宁远侯夫人瞳孔收缩了一下,声音依旧狠戾。

????“果真是硬气,就是不知道宁远侯是怎么想的。”孟若卿伸出手掸了掸衣裙的灰尘,笑道。

????“他?呵呵!那种自私自利的男人,又怎么会管我的死活!”提到宁远侯,宁远侯夫人的面色忽然变得有些哀伤。

????“果然。”这样的结果,在孟若卿的意料之中,只是她还有一点不明白:“令公子虽然死的蹊跷,但身上并没有留下伤痕,你们是怎么确定,是我动的手?”

????“有人偷偷送了信件来,说我儿中了毒,孟若卿,你怎么狠心,用这样残酷的手段去折磨他!”想到自己惨死的儿子,宁远侯夫人的心就像是被捅了一刀一样。

????“我猜这人一定是炎妃,你们会到我府门口大闹,受的也一定是炎妃的指示吧。”孟若卿哼了一声,道。

????宁远侯夫人有些诧异的望着孟若卿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????“猜的。”说完孟若卿便转身就要离开,走了两步,她忽然顿住了:“令公子之所以会想到绑架我儿子,是受了炎妃的指示。”

????听到孟若卿的话,宁远侯夫人一下子摔在了地上: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”

????“是不是很奇怪炎妃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看着宁远侯夫人痛苦的样子,孟若卿反问道。

????“为什么?”宁远侯夫人抬起头来,望向孟若卿。

????“因为,求而不得。”说完,孟若卿就走出了牢房。

????外头是大雪纷飞,木槿站在马车一旁等待着孟若卿出来。

????见到孟若卿,木槿立刻迎了上来,将披风披在孟若卿身上:“夫人,外头冷,千万别冷着。”

????“恩。”孟若卿点点头,然后在木槿的搀扶下,上了马车。

????将军府中,青樱和纪若轩已经等候多时,见到孟若卿回来,青樱立刻走了过来:“若卿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“那个黑衣人应该是宫里来的,针对的不是我,是你。”孟若卿在一旁坐下来,兰芝立刻递了暖炉上来。

????“什么?怎么会这样?”听到孟若卿的话,青樱忍不住张大了嘴巴,如今太后跟着太上皇在圆明园,皇宫里只剩下皇上一人,究竟是谁要对付她?

????“哥哥可还记得,如今的炎妃,是谁?”孟若卿没有回答,只是转眸望向纪若轩。

????纪若轩面色一沉,他如何能不记得,可是他以为她既然嫁给了皇上,便已经死心了,却想不到会这样!

????“或许,不单单只是为了对付你,就连整个纪家,她都想毁掉。”孟若卿面色有些凝重,这个人何时变得这样有心计?

????“就连你和魏铭轩,大概都在她的计划之中?”纪若轩忽然觉得有些可怕,他们竟然不知情的时候,被人做进了局中。

????“有一点,我一直没说,魏铭轩自中蛊毒之后,所有毒物对他都无作用,就连蚀骨散,也无用,除却一种情香。”孟若卿顿了顿道:“这种情香极难提炼,然而药引,我却在炎妃身上见过。”

????“所以你早就知道是炎妃动了手脚?”纪若轩显然也没有想到,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。

????“是,但我不确定的是,炎妃同拓拔野之间有没有什么交易往来!”孟若卿点点头,道。